長城玫瑰—劉媛
大同市長城保護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我是致力于長城保護多年的劉媛,關于山西長城古村落文化旅游問題,問我吧!

長城修筑的歷史可上溯到西周,著名的典故“烽火戲諸侯”就源于這個時期。戰國時期列國互相防守,長城修筑進入第一個高潮。秦滅六國統一天下后 ,秦始皇連接和修繕戰國長城。漢代也曾大修長城。到了明代,長城修筑進入巔峰,今天人們所看到的長城多是此時修筑。
根據文物和測繪部門的全國性長城資源調查結果,明長城總長度為8851.8千米,秦漢及早期長城超過1萬千米,總長超過2.1萬千米。1961年3月4日,長城被國務院公布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87年12月,長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我是資深長城愛好者劉媛,網名“長城玫瑰”,中國長城學會文化旅游管理委員會副會長,大同市長城保護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截止到2018年6月,我實地徒步踏勘過大部分山西長城遺址以及周邊近500個相關古村落,完成山西省重點社科課題研究10項,對長城的歷史文化方面有一些認知積累,如果你是同道研究者,我愿意和你探討學習一起成長;如果你是徒步、自駕、騎行等方式的游客,我可以給你各種具體行程建議;如果你對長城古村落文化感興趣,我可以給你專業的講解。大家有關古長城以及長城古村落的保護發展都可以來與我探討,我在澎湃問吧和大家一起話長城。
思想 2018-06-26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130個回復 共134個提問,

熱門

最新

2019-08-02

土耳其人說,我國長城是為他們而修的?

長城玫瑰—劉媛 2019-08-02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長城玫瑰—劉媛 2019-07-17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您覺得山西有哪些好的村落旅游地方

長城玫瑰—劉媛 2019-07-21

從出行的角度說,按照自己所處的位置以及出行方式選擇到哪個市的哪個縣、哪個鄉村。人們去村落旅游的目的,大多是看山水、看人文、品歷史、品文化,哪些村子符合這些條件呢?告訴您一個小竅門:擁有這些資源的村子,多已經列入各級政府保護范圍,可以按照公告的名單來對照著地圖選擇目的地。具體有國家級的,有省級的,可以提前在網上查查資料,做做功課,然后再出發,旅行的收獲會更大。
以下是我整理的中國歷史文化名村鎮(1-6批)名單,供參考:
山西省靈石縣靜升鎮
山西省臨縣磧口鎮西灣村
山西省臨縣磧口鎮
山西省陽城縣北留鎮皇城村
山西省介休市龍鳳鎮張壁村
山西省沁水縣土沃鄉西文興村
山西省襄汾縣汾城鎮
山西省平定縣娘子關鎮
山西省平遙縣岳壁鄉梁村
山西省高平市原村鄉良戶村
山西省陽城縣北留鎮郭峪村
山西省陽泉市郊區義井鎮小河村
山西省澤州縣大陽鎮
山西省汾西縣僧念鎮師家溝村
山西省臨縣磧口鎮李家山村
山西省靈石縣夏門鎮夏門村
山西省沁水縣嘉峰鎮竇莊村
山西省陽城縣潤城鎮上莊村
山西省天鎮縣新平堡鎮
山西省陽城縣潤城鎮
山西省澤州縣周村鎮
山西省太原市晉源區晉源鎮店頭村
山西省陽泉市義井鎮大陽泉村
山西省澤州縣北義城鎮西黃石村
山西省高平市河西鎮蘇莊村
山西省沁水縣鄭村鎮湘峪村
山西省寧武縣涔山鄉王化溝村
山西省太谷縣北洸鎮北洸村
山西省靈石縣兩渡鎮冷泉村
山西省萬榮縣高村鄉閻景村
山西省新絳縣澤掌鎮光村
山西省襄汾縣新城鎮丁村
山西省沁水縣嘉峰鎮郭壁村
山西省高平市馬村鎮大周村
山西省澤州縣晉廟鋪鎮攔車村
山西省澤州縣南村鎮冶底村
山西省平順縣陽高鄉奧治村
山西省祁縣賈令鎮谷戀村
山西省高平市寺莊鎮伯方村
山西省陽城縣潤城鎮屯城村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16

嚴復在晚年曾自嘆“浮名滿世”。嚴復以其一生在翻譯、海軍、教育等三個方面的主要成就,比如精通西學,翻譯包括《天演論》在內的八大譯著,主持天津水師學堂二十年,先后擔任過安慶高等學堂監督、復旦公學校長、北京大學首任校長等,享譽當時的知識分子圈內乃至全社會,可謂一等社會名流,大體上是很受尊崇。他一度在各校受邀做演講,受到擁戴,風光十足。晚年會有“籌安之累”正是因為袁世凱派想利用嚴復的聲名地位來造勢。
當然,一個人的聲名地位并不能對應代表他有多被理解和認可。恰恰相反,圣賢皆寂寞,高處不勝寒。
比如,1902年時西學風靡,嚴復門前很是熱鬧,可嚴復看不慣結黨營私、假公濟私和權利之爭。他認為,那些所謂新黨,口談新理,手持新書,日翼新政之行,其實不過是為個人之私,希望從中邀利,或晉升為新貴。因此,嚴復不
愿與他們交往。坊間盛傳嚴復之傲慢。嚴復則默默閉門謝客,傾注心力于譯書。那時他的身份是京師大學堂譯書局總辦,白天到局里辦事,晚歸,燈下唯以翻譯自娛。
比如,嚴復曾十分委屈地向張元濟傾訴,說有位朋友贊許他譯的書很好,但就是太難了,無法領略其中妙義。圈內朋友都表示看不懂,就更別說一般的讀者了。嚴譯著述對受眾的要求一直都很高,需要豐厚的西學知識作為支撐。如此,嚴復翻難免感受到一種曲高和寡的孤獨。1903年2月27日夜晚,嚴復在翻譯《群學肄言》時,忽然間悲從中來,在一張便條上寫道:
吾譯此書真前無古人,后絕來哲,不以譯故損價值也,惜乎中國無一賞音。揚子云:“期知者于千載”,吾則望百年后之嚴幼陵耳!
嚴復是名士,但人生亦多孤獨之時。值得注意的是,無論境遇如何,嚴復一直都表現出遠大的抱負、高級的情懷和很強的行動力。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博彩旋律5码一尾中特